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兩界修 夜談八荒-第297章 不打自招熱推

Home / 玄幻小說 / 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兩界修 夜談八荒-第297章 不打自招熱推

兩界修
小說推薦兩界修两界修
一行人中只有欧阳靖楠看起来很不自然,安德鲁斯卡陆晨等人倒是显得很自然,也没有了一开始那般剑拔弩张。这点让她很不理解,她还以为陆晨会跟安德鲁斯卡坚持要离开,那也许真的会成功,因为他看出来了斯勒德还是有点惧怕这个叫安德鲁斯卡的老头子的。
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欧阳靖楠也就横下心来了,反正陆晨此时在她心中的地位已经提升了不少,她是看出来了,能死而复生的绝对不是什么一般角色。
陆晨就跟没事人一样,一边走着一边左看看右瞅瞅。这地方不管是自己灵魂探测,还是现实中观察,根本就不像是关押陈小曼的地方,但是有一点他可以非常肯定那就是库巴斯跟他的父亲跟这件事绝对脱不了关系。
当大伙来到一个宽敞的办公室落座之后,库巴斯又有些忍耐不住了,他是想让陆晨留下来查个清楚,可是现场这么多人,总不能直接质问他吧,况且还有安德鲁斯卡那个老头子总是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
“什么事情说吧!”陆晨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因为大伙都没有说话,他这句话说出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他。
要说还是斯勒德老谋深算,他见到现场的气氛如此压抑,又看见陆晨这个态度,不禁打了个哈哈,笑着问道:
“其实也没什么事情,请问这位陆先生您跟鲁斯卡先生早就认识吗?”
这个问题他必须要搞明白,他才能知道接下来具体该怎么办。
“我们之前见过!”陆晨回答的还是那名平静,但是安德鲁斯卡听到这个回答心里可就没有那么平静了,这也就是印证了自己的猜测,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正是那晚见到的那个强大的灵魂体。既然确定了这点,今天哪怕是得罪罗斯费勒德家族,也要跟他站在一起,不光为了他自己,还有不想因为一个家族让教会跟东方的修炼者产生矛盾。
安德鲁斯卡在教会不是一天两天了,他知道世界上高深的修炼者都是来自东方,虽然所这些年教会跟其他一些世界各地的实力不断壮大,而东方修炼者也渐渐淡出了这些修炼者的视线,但是强大的根基肯定还在,就那眼前这个年轻人来讲,估计整个西方的修炼者没有几个可以在修炼层次上达到这个境界。
“我们的确很有缘分,你们有什么问题就问吧!”安德鲁斯卡不失时机的给斯勒德施加压力。
这下轮到斯勒德为难了,安德鲁斯卡的态已经很明确了,这是毫不犹豫的站陆晨那边了。
可库巴斯就考虑不了自己父亲那么远,他看到自己的父亲紧皱的眉头,一时也有些恼火,于是语气有些冷冷的问道:
“既然这位陆先生说跟大主教有缘分,那还请直接说明来我庄园的目的。”
他的这话一出口,现场的气氛可就没有那么和气了,这是明显的不给安德鲁斯卡面子啊。欧阳靖楠也是十分气愤,不就是进来吃顿饭喝顿酒嘛,虽然说陆晨有点没出息,但是也是付出了代价的,还差点死在了这里。
“当然可以!我是来找人的!”出乎大伙意料的是,陆晨竟然回答的很干脆。
库巴斯听到陆晨的回答,还是有些吃惊的,他还以为要跟陆晨费半天口舌才能达到在的目的,看来这次倒是省事了。他转头看向自己的父亲,发现父亲的脸色开有些难看,不过还带有一些期待。这就给了库巴斯很大的鼓励,于是他继续问道:
“能告诉我是来找谁的吗?为什么会来我庄园找?”
熱門都市言情 兩界修 txt-第297章 不打自招分享
这回陆晨没有直接回答,他看向库巴斯的眼神开始变得不那么友善。库巴斯被他的眼神盯着心里很不舒服,仿佛有一股寒气冲心底升起,刚才说话的那股气势也是被陆晨的这个眼神给压了下去。
直到看的库巴斯手心开始冒汗,陆晨的嘴角扬起一个危险的弧度,他把椅子往库巴斯跟前挪了挪,然后轻声的说道:
“我知道你肯定会告诉我的,我想知道她在哪里?”
也许在别人耳朵里这是一句再平常不过的话语,但是在库巴斯听来,这句话不像是出自陆晨的嘴中,而是自己内心一个声音在质问自己,这个声音仿佛充满魔力,也是似乎把他的整个心扉打开了。
“我也想知道她在哪里!”这句话仿佛不受控制的从库巴斯嘴里说了出来。他感觉自己开始控制不了自己的嘴巴,明明想问一个其他的问题,可是这句话就是这么突兀的冒了出来,是的!他心里很清楚陆晨要问的是谁,除了陈小曼他想不出第二个人。
熱門小說 兩界修-第297章 不打自招
斯勒德在听到这句话后,看了自己儿子一眼,心里也在嘀咕。这个问题怎么这么像之前库巴斯刚刚醒来问自己的那句话呢。难道他是想套陆晨的话,这样想着便没有太在意。他认为库巴斯毕竟是在自己家族的商业帝国成长起来的,不论是智商还是情商绝对远远高于这个年轻人,因为他看出来了,这个叫陆晨的虽然有点不寻常,但是绝对不是什么大家族的孩子。
“好的!那你告诉我关于她的一切!”陆晨的身体稍微往后坐了坐,但是眼睛始终盯着库巴斯那双似乎已经变得有些木讷的双眼。
“我真的有些喜欢她,可是因为两幅画的事情,他被我们家族给软禁了,具体关在哪里我真的不知道!”
库巴斯接下来的话让斯勒德差点没有蹦起来,难道自己的儿子疯了吗?这话怎么能说出来呢。这件事情只有家族的几个核心人物知道,即使是库巴斯也紧紧是知道一些皮毛,他再也忍不住了,开始大声呵斥库巴斯。
“你疯了?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但是让他有些吃惊的是库巴斯根本就没有搭理他,而是继续开口说道:
“那两幅是在她收藏室内找到的,我不知道家族为什么要找那两幅画,但是自从知道了这件事情,她便成为我们家族的首要目标,上次来家族的时候,就被软禁了!我真的好担心她的安危,我……。”
“闭嘴!闭嘴!费里斯给我把他带出去,不要让他在这里胡说八道!”此时的斯勒德很明显的有些抓狂了,要是让库巴斯这样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说出来,还说给这个来庄园目的很明确的人听,那还不得全部泄露出去。
“他们要根据那两幅画找到那个画家,但是现在还是没有消息,于是就设了一个陷阱,希望能有人来找……啊!”
库巴斯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自己的父亲狠狠搧了一个巴掌。
“你再瞎说,我打死你!”一边吼着,斯勒德重重的给了库巴斯一个巴掌,因为费里斯刚才被安排在门外了,虽然他已经听到招呼走了进来,但是没有那么快阻止库巴斯。
“哎呦!你……爸爸!你打我做什么?”库巴斯被自己父亲的一个巴掌给整个搧在了地上,一骨碌爬起来捂着自己的脸庞说道,眼中再也没有了那种木讷。
“你?”看到库巴斯的表现,斯勒德愣了一下,突然猛地扭头看向陆晨,结果就看到了一双发着寒光的眼睛,那双眼睛中似乎有一道红芒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