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洪荒之聖道煌煌 起點-第四百八十章 天庭流氓,人道狂瀾展示

Home / 仙俠小說 /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洪荒之聖道煌煌 起點-第四百八十章 天庭流氓,人道狂瀾展示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税?!”
帝俊有些讶然,而后很快就点点头,明白过来了。
“既然你不想压制奢侈品消费的泛滥和扩散,还想要使其为你所用……那么,天庭就要有这样的一柄刀存在了。”东华慢悠悠的讲述着,“而且这刀,还需要有想当高的执行优先级。”
“如此,才能贯彻这样的一个口号——”东华帝君笑道,“这个世界上,只有死亡和交税是永恒的!”
“甭管那些商人,是做什么生意的。”
“无论是明着来的高端奢侈品,意图腐蚀损害年轻妖的三观价值;亦或者是暗中的邪恶商品,能带去快乐,本质却是危害身体、危害家庭、危害族群的那种;甚至是打黑工,做些见不得光的活计……在我这里,连非法的收入,也需要在填税表的时候进行申报!”
“并且!”
“哪怕是贩卖邪恶商品,在天庭的律法当中,也不算是太大的事情……可胆敢逃税?”
“重罪无疑!”
“该部门,有权力动用一切手段,以达到自己的目的——天王老子也得给我交税,除非你不在我这里混了!”
“当然,”东华话锋一转,“想做到这种地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到时候,我会明确要求,这个部门将要具有极大的权利。”
“比如——”
“有自己的武装组织,从单兵禁器,到周天星斗大阵部分权限,可以镇压等闲大罗妖神。”
“有自己的牢房、监狱、法庭,以及不需要公检与公审,就可以直接实行财产冻结。”
东华缓缓说着他的设计……在他的语言中,若隐若现的,一个恐怖庞大的组织阴影,在缓缓的开始了上浮。
若是进展顺利。
从此之后,在妖族里面……你混黑可以,卖货随意,可唯独一条,绝不能违背——
交税!
“不错的方法。”帝俊颔首,“但……”
“妖太多了。”
“而且我思量着,这收税应该是件挺麻烦的事情。”
“一般的妖。”
“一年下来,要交易上多少次?”
“不仅有线下面对面的交易,货物的出入,还有线上的交易,单纯信息数据的交换……”
“当事妖自己都糊涂呢,账都未必能记好,何况是外妖?”
天皇沉吟着,指点出一些不足与缺憾。
实话实说,他对此很感兴趣……不过,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
这种一听就很庞大的人力资源调配,想想就头痛。
当然,大司命不这么认为。
“不不不,不用那么费劲。”他哈哈大笑,再随意不过,“妖力资源……那么宝贵的的东西,怎么能浪费到这种旁枝末节中呢?”
“我对妖民们的诚信,非常有信心。”
“所以申报的事情,该交多少的款,就由他们自己申报好了,跟着每年的妖口普查……唔,就在四月份吧。”
“他们自己填,收税的部门,绝对不会干涉。”
“不过……”
“望广大妖民们切记。”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洪荒之聖道煌煌-第四百八十章 天庭流氓,人道狂瀾閲讀
“我们的数字敏感性,相当堪忧。”
“多交了税,可能一下子就宕机了,视若无睹。”
“但若是少交了,哪怕仅仅是几分、几厘的灵石,我们都会精神起来。”
“很迅速的出动,查封冻结目标对象的所有财富,贴上封条,表明原本的个人产业,已经归天庭所有,不日将拍卖。”
“至于说因为妖太多,难以全覆盖的事情……那就抽查好了。”
“当然了,我们也不傻对不对?”东华的笑容玩味,“底层的小妖,那能有几个钱?”
“而天庭中的顶尖大能,什么妖帅妖师、天后天妃,那是自己人,是要团结的对象。”
“这两个,大致可以放在抽查的范围之外,偶尔看看就好。”
“剩下的嘛……”
“那些中等程度富有的个人或家庭、族群,到一般的大罗妖神……就集中抽查好了。”
“反正呢。”
“能有关系,打通巫族那边渠道,贩卖奢侈品的……也就是这群家伙了,在妖族里面上蹿下跳。”
“其实啊。”
“我已经打算……将来抽查,最喜欢抽查的群体,就是那些从巫族过来,到妖族里面做生意、还做的不错的生灵。”
“方法我都给想好了。”
“像是开店的。”
“就暗搓搓的派手下蹲在门口,数进店的妖有多少,消费额有多少……然后跟着顾客,询问有没有票据,交易时候使用的是灵石,还是天庭周天网络的数据货币?”
“后者很好查,倒是前者,有时候稍有些麻烦……那些人精可能发明出回扣、优惠这种东西,店主和客人达成默契。”
“不过没关系。”
东华的笑容逐渐缺德。
“只要思路广,方法总比困难多。”
“比如说饭店之流,那就干脆找一个妖,在那饭店吃上一年的饭,每年数人头,推算一年应该收入多少……这还算客气的。”
“不客气起来?”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 線上看-第四百八十章 天庭流氓,人道狂瀾讀書
“呵。”
“直接按照附近类似店铺的营业额,来推算收入……”
东华说到这,天皇帝俊很认真的对他另眼相看。
这是真的人才啊!
听听。
这平日里要有多么的缺德冒烟,才能琢磨出如此的“莫须有”查税方式?
并且,还能有几分歪理呢!
——什么?别人生意好,你生意不好?
那管我们什么事?
做生意的是你,又不是我……怎么负责做好生意,是你的问题,我们么……就是负责收税而已。
你赔钱,为什么还要做下去,不换个行业?
难道你这老板,是来搞慈善的吗?
既然如此,不如你把全部家产都捐给天庭吧,别说什么月入只有几千了。
天庭帮你把和你相关的所有公司和集团拿走,什么股份都清空,然后每月给你三万……看,够大方的吧!
什么?
你不愿意?!
又亏损,又不愿意上交给天庭,继续做生意……我很怀疑你的动机啊!
说!
是不是巫族那边派过来的卧底间谍,安装后门窃听器的那种?!
查!
给我查!
给我往死里查!
查不出来,也要给塞上两个“物证”,证明我们天庭没有污蔑人!
啊哈?
你在高喊,天庭不要脸?吃相太难看?
天真呐!
我们天庭,什么时候说过,是开善堂的了?
你们难道不知道?
妖族和巫族,被许多大神通者并称为本时代最大的两个流氓!
我们从不温柔!
如果温柔……那还要周天星斗大阵做什么!
如果讲道理,还要周天星斗禁卫、天河水军做什么!
每年的军费开支多少,小伙子你知道不?!
我觉得,一些武器与其被技术革新给白白淘汰掉,不如找个靶子,好好的释放一下……我看你这有逃税嫌疑的,就挺合适的。
听明白了吧?
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来。
交钱吧。
只能多交,不能少交哦!
“除了以上这些。”东华帝君轻笑一声,“我还要搞有奖的投诉……当目标对象的逃税行为被核实之后,投诉妖将得到百分之三十税额的奖励,上限是两千万伏大头。”
“我认为呢,这其实可以做成一门生意,也算是帮人族的阵营一把。”
帝君吹了声口哨,“放着好好的人不做,偏要来天庭这当狗,不割两块肉下来,还真当天花板是不存在的啊?”
“娲皇作为统帅,她憨憨的,或许真能被一些人给逃税成功,又或者是处罚不严厉——她自己不差钱,对这方面的意识不够。”
“换成天庭……天庭存在这些问题吗?”
“咱天庭,可是白手起家,最缺钱了啊!”
“帝俊,你说是吧?”
“对对对!”帝俊表示十万分的赞同。
女娲不缺钱,他缺钱啊!
娲皇不知怎么做到的,截胡了她的兄长,得了天大的便宜。
开天功德究竟是怎样一回事,大家不清楚,也不敢去问的清清楚楚,全都选择性失明,自己不敢站出来,转而是期望别人站出去,去撕下最大的一块遮羞布——当年伏羲化盘古,开天辟地,乱杀三千魔神,终结大时代。
这过程中,天庭最高银行——天地银行里面的时代财富何时清的零、消失无踪?
那一个个扑街读档的魔神,又是谁在他们的尸体上划拉过,掏空了随身携带的小金库?
反正,据某位不愿意透露具体名字、只自称是知情人士的伏某说,这虽与之有一点点关系,可他不背锅。
尽管,他本来是打算把这些财产给带在身上——反正人道追债,天庭破产,先天神圣也要集体破产。
他豁出去了,想着既然已经上了人道黑名单,就不介意得罪的狠一些,干脆来一刀狠的,预先转移财富,为大家保留元气。
至于这其中出了什么岔子,让入狱大佬要埋藏在哪个犄角旮旯地方、等着出狱后召集兄弟们一起分的宝藏,会被另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大佬黑吃黑……
这,就是需要你们去探索的故事了。
大家一想——
哦。
原来哪怕是盘古级数的大人物,也会有被黑吃黑的一天啊?
这背后,究竟发生了怎样可歌可泣的故事……大家伙已经脑补了上百万字的情节出来。
然后,很默契的选择性失忆,不提这个茬——开天功德就开天功德吧,某位大人,你开心就好。
别说是叫开天功德。
您老就算说,这是辟地功德,是哪天您走在路上,一脚踩出一个坑,“意外”得到的惊世功德……大家也都认了!
重新白手起家,就白手起家罢!
还好,没有的只是气运功德的现钱,原本拥有的洪荒权限、人道股份、底蕴人脉,以及自己的实力,却依然存在……原本是巨头,现在还是巨头,阶层分明。
但钱,谁又会嫌少呢?
最起码,帝俊是不嫌弃的。
上个时代,他虽有名望,却是个御史……这个纪元,得鸿钧支持,才真正掌握了巨大份额的人道股份、洪荒权限。
真的对比一些老巨头,如龙祖,如凤祖,还是有一点点微小的瑕疵和不足。
培养的人才啊,积攒的班底啊……这些都是要财富消耗滴!
他缺钱。
不然……一般情况下,白帝的位置,还未必能那么轻易的打动他呢。
眼下,东华与他分说清楚,要怎样收割羊毛,得到了帝俊的支持。
不过,他也有一点点的忧虑,沉吟着反问,“只是这样一来,是否显得我天庭太过严苛,不近人情?”
“尤其是那些,在妖族里头做生意的他族人士?”
“哈!怕什么?”东华混不在意,“说句实话,天庭还要感谢巫族祖巫的‘奇思妙想’呢!”
“是他们打开的口子,让妖族成为如今的样子。”
“很多东西,一旦改变了,就再也回不去原样了。”
“虽然如今的妖族变了,变得疯狂消费,俨然是在透支未来的潜力……但同样也导致,这里遍地是商机嘛!”
“杀头的买卖有人做,赔钱的买卖没人做。”
“这里能发财,同样财富能买到很多很多的东西——包括他人的尊严和身体,一切都是产业!”
“整体异化开始的那一刻,事态就不在祖巫们的掌控下了!”
“我已经看到……”
“一种全新的大势在酝酿,将要开始席卷,是属于人道的狂澜……”
大司命的目光深邃,“那些他族人士,为了享受到这种特殊的福利,注定了会将很多东西置之于脑后。”
“我们收的税多又如何呢?只要他们认为,扣除这部分税务后,依然比曾经在人族赚的多,且最重要是能用一种特殊的优越感,俯视过得不如他们的生灵,且用财富去践踏这些生灵的尊严人格以及身体,获得扭曲的满足感……他们就不会离开的!”
“甚至于……”
“他们不仅不会离开。”
“同时,为了证明自己选择的‘正确性’,他们还会成为相当积极的带路者,选择性的将在妖族这里过得如何如何好,加以包装和修饰之后,反馈回人族统辖的阵营那边……而对不好的一面,含糊其辞的跳过。”
“其实啊,这本身就是很微妙的一种误导呢。”
东华冷眼看世间,心也是最冷淡平静的。
“钱,不是那么好赚的。”
“从人族的地盘上,跑到妖族这里……哪怕遍地商机,发财就容易吗?”
“不容易的。”
“文化不同,三观不同,说不好哪里就栽了。”
“一万个过来混的,能有一个熬出头就不错了——这概率已经相当高。”
“而能反馈信息回去的,是这万中挑一的人物……他们反馈的信息,其实压根代表不了什么。”
“真正的、大部分的九千多号人,依旧在苦逼的打工,没时间去炫耀。”
“搞不好……曾经把人族王庭领地中的房产变卖,就为了出族赚钱。”
“到头来,想要衣锦还乡,却愕然发现——赚的钱,竟买不起老家的房!”
“是不是一个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