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 《數風流人物》-己字卷 第一百七十九節 威逼利誘(第三更求月票!)熱推

Home / 歷史小說 / 精彩都市异能 《數風流人物》-己字卷 第一百七十九節 威逼利誘(第三更求月票!)熱推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数风流人物
布喜娅玛拉心中一惊,望向冯紫英的目光变得不善。
对于这位京师赫赫有名的小冯修撰,叶赫部也是做足了工作,要从辽东镇和大周朝廷这里拿到好处,自然也要投其所好,搞清楚这些能决定叶赫部命运的大人物们的喜好。
对叶赫部来说,兵部尚书侍郎们位置太高,他们几乎接触不到,更不用说内阁阁老们了,他们唯一能接触到的就是蓟辽总督以及负责和他们叶赫部接壤的辽东镇驻军副总兵和参将几人了。
冯唐那里没什么空子可钻,一切要按照辽东镇这边的利益来决定,几位相关副总兵和参将他们也打点过,倒是有些效果,可他们权力有限,任何支援和行动都必须要经过冯唐批准才行。
唯一一个最大的软肋就是这个小冯修撰,不但是冯唐独子,而且其还和大周兵部大员们关系良好,加之其座师又是内阁阁老,所以这个人才是最关键的,哪条线都能说上话。
所以他们也是煞费苦心的收集了冯紫英的相关情况,发现此人有一大弱点就是好色,尚未娶妻,就先纳了两个胡姬为妾,而且还接受荣国府赠送的美婢数人,现在更是要娶三房妻室,可谓色中饿鬼。
这几次接触这厮虽然没有什么特别出格举动,但是她还是总感觉对方那双眼睛灼灼烫人,萨满对自己的评价恐怕这厮也听闻过,没准儿就有其他想法也未可知。
正因为如此,布喜娅玛拉才会如此敏感,听得冯紫英的话语,就下意识地往那边儿想了。
深知此时不是得罪此人的时候,但是布喜娅玛拉内心仍然是羞怒无比,大周有此等人为官,而且声名显赫,也难怪每况愈下,面对建州女真和蒙古人都是捉襟见肘。
“冯大人,你此言何意?”
“布喜娅玛拉,我的意思你还不明白?”冯紫英自然没想到布喜娅玛拉会脑补太多,依然笑着道:“你不是说你布喜娅玛拉和德尔格勒以及叶赫部只要做得到的就都愿意做么?那就做点儿什么来证明吧。”
布喜娅玛拉呼啦一下子再度站了起来,“冯大人,你这样要求未免太过无耻了吧?”
“太过无耻?”见对方满脸通红,怒意勃发,冯紫英莫名其妙,“怎么叫无耻呢?难道你们叶赫部不该有所表现,我提出来的建议你说你们叶赫部无法做到,那你们就用你们能做到的表现一下吧,这个要求也叫无耻?”
布喜娅玛拉气得全身发抖,但是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良久才冷着脸道:“冯大人,你这样趁人之危,这等行径,是不是太过龌龊了?”
冯紫英见对方双目双手紧握,几欲扑上前来与自己搏命一般,也有些不解,自己这个要求好像不过分吧?就算不是不愿意,那也不至于这样要怒发欲狂,择人而噬的架势吧?
“布喜娅玛拉,我这个要求很过分吗?”冯紫英也有些戒备,这鬼女人莫要情绪激动真的要绑架自己逼着自己做出什么承诺吧?那也未免太儿戏了,“你自己琢磨,用什么来证明你们的诚意,总得做点儿什么吧?”
此时的布喜娅玛拉已经完全钻入了牛角尖儿,一门心思脑补以为冯紫英要自己的身体作为诚意表现,倒是一旁的德尔格勒相对较为冷静,不知道自己这位堂姐为什么会因为冯紫英这番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话而如此失态。
“呃,冯大人,我们有些难以理解您需要我们做些什么才算是表达了诚意?但您方才提及的要我们去扫荡袭击察哈尔人后方肯定不可能,或者您可以给我们一些提醒和暗示?”德尔格勒瞅了一眼如同受了刺激的豪猪耸起尖刺模样的堂姐,赶紧道。
德尔格勒的话让布喜娅玛拉更紧张,双目更是死死锁定冯紫英,只要冯紫英敢提出那等无耻要求,她便要毫不客气地啐对方一脸唾沫!
冯紫英倒没有意识到其他,想了一想才道:“布占泰据说现在很颓废,成日在部落中饮酒作乐,不思政务,根本无力阻止瓦尔喀部的策穆特黑帮助努尔哈赤拉拢东海女真诸部,这原本是我们支持乌拉部的最重要目的,而且今年乌拉部情况可能会比去年更糟糕,部落中的长老也对此很失望,其他普通部民也对布占泰十分不满,……”
布喜娅玛拉和德尔格勒面面相觑,没想到对方连这些情况都能知晓,但想一想乌拉部就在大周和建州女真之间,肯定瞒不过大周细作。
布喜娅玛拉这个时候才回过味来,人家根本就没有那层意思,也不知道自己怎么鬼摸了头,会往那边想。
难怪德尔格勒看自己的目光都有些异样,大概是不明白自己怎么会那么激动,而姓冯的也是一脸惊诧,想到这里布喜娅玛拉就羞愧无比。
“既然如此,那乌拉部对大周便已经失去了作用,目前乌拉部在建州女真的虎口下随时都可能被吞并,那情况对叶赫部和大周都会更糟糕,既如此,不如让乌拉部西迁进入你们领地,由你们叶赫部兼领乌拉部,比如布扬古或者德尔格勒取代布占泰成为乌拉部首领,……”
布喜娅玛拉和德尔格勒都是大吃一惊,忍不住异口同声道:“这怎么能行?”
“怎么不能行?”冯紫英反问。
还是德尔格勒抱拳一礼之后才缓缓道:“大人恐怕不清楚我们海西四部的传统,各部皆有自己的贝勒,这是延续历史传承而来,并非外人能轻易取代的,比如像我祖父杨吉砮便是我们叶赫部东城贝勒,而其弟清佳砮,也就是布扬古和布喜娅玛拉的祖父,就是叶赫部西城贝勒,布占泰是乌拉部贝勒,这却不是我们叶赫部能够随便取代的,其部族中长老和子民也不会认可。”
冯紫英当然清楚这里边的情形,点点头:“我知道你们海西诸部的历史传承,但是历史传承也不是不可改变的,建州女真不是统一到了努尔哈赤手中,你们海西四部辉发部和哈达部不也已经归属于努尔哈赤麾下?如果要么乌拉部灭亡,要么由你德尔格勒或者布扬古暂领乌拉部,你觉得乌拉部那些长老贵人们会选择哪个结果?相比这些贵人们也早就看到了辉发部和哈达部那些长老贵人们在建州女真那边沦为奴隶的结局吧?”
“布占泰还在,纵然他现在无能,但是他还有儿子绰齐奈,……”德尔格勒忍不住意动。
虽然现在叶赫部首席贝勒是自己父亲金台石,但是堂兄布扬古在叶赫部中名声极大,便是自己父亲也不能压制,而且还有布喜娅玛拉的名气,所以便是族人中也都认为布扬古日后要接掌首席贝勒,自己顶多也就是一个东城贝勒。
但如果能到乌拉部去出任贝勒,那么也就相当于自己这一脉另立山头了,乌拉部名声之前比叶赫部更响亮,若是能得大周扶持,未必不能重新壮大起来。
德尔格勒能想到的,布喜娅玛拉自然也能想到。
她一样清楚这是让叶赫部入主乌拉部的大好时机,当初自己兄长之所以对布占泰模棱两可的表示可以将自己嫁给布占泰,弄得布占泰虐待努尔哈赤嫁给他的两个女儿,就是考虑要让自己未来能在乌拉部里发挥影响力,扩大叶赫部的权力,现在如果按照姓冯的这么一说,似乎也并非不可能。
“我可以请我父亲上书朝廷,请封金台石海西卫指挥使,统管海西四部,绰齐奈年幼,送辽东卫为质,日后打垮建州女真,海西四部皆可复建,德尔格勒可以为乌拉部贝勒,绰齐奈日后立了功也可以为辉发部或者哈达部贝勒,不过是朝廷一纸文书,日后海西四部贝勒接任,均需获得大周朝廷文书认可,当然朝廷也会尊重各部的民意,……”
冯紫英淡然自若地便把这一切规制确定下来,说起来情通理顺,似乎是理所当然,只不过在这个时候德尔格勒和布喜娅玛拉都没有想那么多。
现在还不是讨论这些后事的时候,现在他们要琢磨,对方开出了这么好的条件,这根本就不是叶赫部向大周表明诚意,而是大周在向叶赫部表达善意了,这怎么可能?对方肯定会有更苛刻的要求才是。
“冯大人,你有什么条件就开出来吧,说了这么多,反倒是让我们叶赫部忐忑不安了。”布喜娅玛拉冷着脸道。
“现在叶赫部能动员的兵马有多少?”冯紫英径直问道。
交换了一下眼色,二人也知道这瞒不过对方,德尔格勒犹豫了一下道:“三万人应该没有问题。”
他打了点儿埋伏,若是全面动员,叶赫部可以凑足四万可战之兵。
“好,你们马上通知你们叶赫部整军三千南下,经山海关进入永平,半月之内赶到,听我安排。”冯紫英毫不客气地道。